说快板的鸣筝

挚爱江晚吟。
习惯性欢脱,间歇性正经。

【羡澄】故人(上)

现代羡&穿越澄

cp已标明,介意请慎入。



魏无羡不常来这家gay吧,寂寞如雪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除外。

用实话说就是,他觉得这家酒吧里的人实在长的都不怎么样,完全入不了他的眼。

偶尔来一次,他也是抱了一点侥幸,毕竟缘分这事谁都料不得,说不定就能碰上个他能心甘情愿跟着过一辈子的。

他正在那里百无聊赖地盯着手里的酒杯看,闲的要命的嘴皮子一掀,就要吐槽酒杯擦得不干净。

好在外面及时地传来一阵嘈杂声,像是有不少人吵起来了。他的注意力也就被吸引了过去。

踱步到门外,果不其然看到一群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中间围的什么完全看不清楚。魏无羡道声得罪,毫不犹豫就往人堆里挤了去。

好不容易给他挤到前边,魏无羡抻了抻快要散架的胳膊,才看清楚被围在中心的是一个美人。

确实是美人。能让魏无羡眼前一亮的那种。毕竟他好多年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看的人了。

美人是个差不多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生的细眉杏目,尖俏的下巴微微抬着,即使是在这样混乱而困窘的境地里,似乎也带着一丝抹不去的骄傲。但围观群众有些过于嚣张,魏无羡看出他在极力忍耐,两道细眉快要拧成一道川字,白皙的脸颊也隐隐透出气恼的薄红。

只是......美人的衣着打扮似乎有些奇怪。魏无羡摸着下巴想了想,这叫什么来着......

对了,cosplay,现在好多年轻人不都喜欢搞这个嘛。

几个围观女群众显然也跟魏无羡一个想法,眼里冒着红心闪着绿光,伸手就去拽那位美人的衣服:“卧槽这真是cos界的颜值巅峰,简直就是从书里走出来的美男子啊!”

那紫衣美人的眉头跳了跳,竭力按捺下声音中的不耐道:“请自重。”

魏无羡看的心里也非常不舒服,按理美人是应该大家一同欣赏共同分享的,但他就是想管管。他奋力一挤挣破最后一层人墙,跳到美人眼前,毫不怜香惜玉地扒拉开那几个女孩子的手,笑眯眯道:“即使是帅哥也不能不经人家同意就上手啊,这样很不礼貌的。”

说完他很是讨好地回头看着美人,就差接上条尾巴在身后摇了。

近距离欣赏,更是秀色可餐......唉美人为什么像见了鬼一样地看着我?难道我是什么可怕的生物?

那美人看着魏无羡,一双本来就大的杏眼睁的溜圆,就差瞪出来了。

不是吧?我长的不说玉树临风也绝对不至于吓人吧?

魏无羡很想欺骗一下自己。但是不可否认,美人露出了堪称惊悚的表情。

他这副模样颇有些可爱。魏无羡看的眼直,手却不敢造次。

美人开了口,声音很是好听:“魏......无羡?”

魏无羡刚刚还能勉强管得住的手马上管不住了,一把抓上了美人的手,笑嘻嘻道:“是,我就是魏无羡,你认识我?”

下一秒他就被干脆利落地掀了出去,后背结实地撞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

魏无羡懵了。一秒钟从天堂掉到地狱,手上还留着那温软的触感。

美人指着他,表情很凶,声音却微微颤抖:“魏无羡,你竟敢装作不认识我。”

他喘了口气,眼睛忽然就红了:

“你......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



这是当街行凶打人了。周围有些哗动,隐隐有指责那紫衣美人的势头。魏无羡连忙冲周围喊道:“私事私事啊!大家还是散了吧,小心我碰瓷啊!”

他这样狼狈地躺在地上,脸上还挂着欠揍的笑容。围观群众纷纷对其掷以同情的眼神,慢慢地散去了。

紫衣美人默默看着人群散去,又低头看看魏无羡,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

许久他开口道:“这是哪里?”

魏无羡再次懵了。

您老不会是穿越过来的吧?







紫衣美人还的确是穿越过来的。

他告诉魏无羡他的名字。

江澄。


很好听的名字,念在嘴里清凌凌的,给人一种莫名的欢愉。

魏无羡觉得自己的桃花运真是旺得很。不但遇上了美人,而且还是疑似与他有着什么深刻过往的美人。他都架不住自己要疯狂脑补的心了。

他问江澄他是怎么认识他的,而江澄只是用难以置信的眼光上上下下审视他一番,什么都不说,只问了一句:“你想不起来了?”

什么想不起来啊......魏无羡发誓他生命的短短二十多年绝对是好端端兢兢业业普普通通地过来的,没有任何电击车祸头部重击等能致使他失忆的因素。

再说了,他魏无羡是谁,要是真认识过这样合意的人,他一见钟情,就算拿不到手,他也定是要记在心里,记一辈子的。

好在江澄虽然一见面就把他掀翻在地上,却还是意念很坚定地要跟他回家。

他告诉魏无羡他是他的兄弟。

......兄弟。


魏无羡很乐观地接受了这个设定并乐呵呵地把江澄领回了家。


一路上江澄很安静,只用一双像是满怀心事的眼睛沉默地看着他。


不知怎么的,魏无羡很忍受不住这种沉默。被江澄这样一句话都不说地静静看着,他心底莫名有些难过,只好嬉皮笑脸嘴上不停,滔滔不绝地对江澄讲起他的那些破事来。

江澄也只是静静听着,随着魏无羡从三岁到二十多岁的流水账一件件的抖出,他一直蹙着的眉头轻微地舒展开来。

魏无羡没忘告诉他现在是什么时代,什么形势,自己的发型和服饰是怎么回事。江澄无语半天,才小声道:“为何只穿一件中衣就能出门......”


魏无羡笑道:“你到我家以后也是要换上的。”


明明是才相识不到一个小时的人,他说起这亲密无间的话来倒是分外的驾轻就熟,一点都不觉得别扭。

江澄没骗他......或许他们确实是曾经十分相熟的。


只是不知江澄的表情为什么一直这样难过。从魏无羡第一眼见他便是这样。此时这份难过分外浓烈起来,将他也染得胸口发堵。


他想说些什么活跃气氛,脑里转来转去,便搬出自家阿姐来:“我家里有一个姐姐,人好得很,你也一定会喜欢她的。”

江澄的眼睛瞬间亮了。像是黑了许久的夜空突然被撒进了一把星子。

他拉住魏无羡的手臂问:“你阿姐……可会煮莲藕排骨汤?”

他拉的自然无比。然而魏无羡心里有鬼,被他拉着的一条胳膊顿时僵硬了,脚像是飘在棉花上,嘴里忙不迭道:“不瞒你说,我阿姐最拿手的一道菜就是莲藕排骨汤。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都不在了,幸好有阿姐,用莲藕排骨汤把我养到这么大。”

江澄抓着他胳膊的手紧了紧:“你阿姐叫什么?”

魏无羡道:“魏离。”

江澄默了默,手轻轻放开,声音有些发涩:“你亲阿姐?”

魏无羡道:“对啊!亲阿姐。亲的不能再亲了,我也就这么一个亲人了。”

他话音刚落肚子上就挨了一拳,疼得他哎哟一声蹲了下去。

江澄停下脚步,僵着脸瞅着他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要扶又不扶似的,凉凉道:“这么不禁打,我都没用力。再说,你不是很会躲吗?”

没用力?

这叫没用力?

没想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杨柳细腰的美人这么暴力......


他可没学过散打。



魏无羡蹲在地上可怜巴巴地瞅着他,只听见江澄又道:

“谁说你就只阿姐这么一个亲人了,你还有......”


他话说到一半忽然止住,静静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看不懂他的眼神。明明江澄瞧上去与他差不多年纪,他却总感觉江澄说话做事间比他大了许多岁,一双漂亮的眼睛也隐约透着白云苍狗的无常。

他突然有些气闷,却又听到江澄说:

“这也不能怪你。”


“......你又不是魏婴。”



江澄说着,手心向他慢慢摊开,移的近了些。


夕阳碎碎落落洒在路旁,一半倾在江澄精致的脸庞上,穿过纤长的睫毛在微红的眼睑边投下细细密密的阴影。
魏无羡仰头看着他。这一幕落在他的眼中,带着莫名的久违,像是有什么尘封已久的东西被轻轻打开。



他怔了怔,突然想去伸手摸摸江澄的脸。



TBC.

师姐名字谐音“未离”

评论(42)

热度(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