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快板的鸣筝

挚爱江晚吟。
习惯性欢脱,间歇性正经。

【羡澄】两个奶爸(一)

现代paro。

两个奶爸的带娃日常。

应该算是两只团子的后续?

欢脱向慎入。cp已标明,介意请慎入,谢绝ky。

原标题:我可能不是亲生的





清晨的阳光将整间主卧映得透亮。


江澄坐起身,看着身边被子里睡得正香的一大一小两头猪,犹豫了片刻,还是小心翼翼绕开小猪去翻大猪的眼皮。



大猪魏无羡两扇密长的睫毛颤了颤,微微睁开眼,刚想开口说话,便被江澄一把捂住了嘴。


江澄朝熟睡的小猪江彦努了努嘴,比了个“嘘”的手势。被他捂着嘴的人却笑得眯起眼来,用气声说道:“你别噘嘴,这样会让我想亲你。”


江澄脸抽了抽,压低了声音不耐烦道:“起床的时候小声点,让江彦再睡一会儿。”


魏无羡乖乖巧巧点头。江澄手心被他的嘴唇擦得微微发痒,满脸嫌弃地松了手。


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江彦眼珠转了转,还是决定先别睁眼。他那两个爸轻手轻脚起床穿着衣服,期间某人的手又不安分起来。一句压抑的呵斥和几声轻笑传进耳朵里,江彦索性紧闭了眼挺尸在床。



两个爸终于出了卧室。江彦面无表情地坐起来,自力更生地爬下床穿衣服。




他现在睡在两个爸中间。三人在床上的位置其实经历过不少变换。刚有江彦的时候,江澄带着他在小卧室睡,整晚把他搂在怀里,生怕他半夜滚下床去。



那时候江彦在江爸怀里左蹭蹭右蹭蹭,觉得自己幸福得冒泡。




可魏无羡不乐意了,江澄只好带着江彦搬回到主卧跟他一起睡。一开始仍是江彦睡在中间,魏无羡脸色难看了几晚后,在一个晚上突然起义,把睡在侧边的江澄拦腰抱到了自己这边。




猝不及防失去江爸的江彦:???



江彦感到很委屈。他还只是个宝宝。



小宝宝江彦孤零零躺在床边嚎啕大哭,床这边魏爸却充耳不闻,把江爸压得死死的该干吗干吗。


江澄忍无可忍:“魏无羡你个禽兽,没听见孩子都哭成那样了?”



魏无羡在他颈上又咬了一口,挑眉笑道:“小孩子哭哭闹闹不是很正常嘛,咱从小就是那么长起来的,谁哄过?”



江澄:“……”


江澄:“魏无羡,那可是你亲生的儿子。”




于是江彦又被江澄抱到他和魏无羡中间。江彦在魏爸苦大仇深的眼神中缩了缩脖子,颇有种自己是个盾牌的错觉。



后来偶然听到江爸怼魏爸的时候说过一嘴,好像是为了防止魏爸一到晚上就发情。


他穿戴整齐下了楼。魏爸刚洗漱出来,额发湿漉漉贴在脸上,见到他像是心情很好地弯眼一笑:“阿彦起的好早。”



从出生到现在,魏爸对他露出的笑容屈指可数。江彦默了默,张开两只小手想抱一抱魏爸。



魏爸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径直略过他走向厨房。



江彦:“……”



厨房传来江爸的声音:“魏无羡,别忘了今天该你送江彦上幼儿园了。”



接着是魏爸:“澄澄,你还欠我一个早安吻来着。”



江爸:“你得了吧。吃饭去。”


魏爸:“你以后叫我起床能不能别用掀眼皮这么粗暴的方式?只要一个早安吻我一定立马醒,我保证。”



江爸:“吃饭去。乖。”



没人管没人理的江彦继续自力更生洗漱完毕。吃饭的时候他盯着江爸的嘴唇看了一会儿,心想早上起来的时候好像还没这么肿。




吃完饭江彦跟在魏爸身后走到门口,江爸拎着一只小书包赶上来,对着魏爸殷殷嘱咐了几句,大致是开车别太急某某路容易堵车之类。末了他眼疾手快地捂住了魏爸的嘴,冷冷道:“你有完没完,阿彦还看着呢。”



一路上江彦抱着书包坐在副驾驶上战战兢兢,总觉得魏爸神色不豫,方向盘打得像在飞。




幼儿园的小朋友其实已经知道很多事情,比如自己到底是怎么来的这种深刻的哲学问题。


江彦的一个小伙伴聂行远悄悄告诉江彦说,他就是他爸聂明玦从一个遥远的垃圾场捡回来的。


江彦听后恍然大悟。


他明白为什么魏爸这么不喜欢自己了。原来自己不是他亲生的,很有可能就是捡回来的。



看多了黑色童话的聂行远帮他分析:“你可能是你江爸和别人生的,所以魏叔叔看到你就不高兴。”



疑似绿帽子产物的江彦由醍醐灌顶转为一脸懵逼。





放学后他等着魏无羡来接他。眼看着别的小朋友一个一个的都被接走了,他的心越来越慌。


后爸魏无羡会不会一气之下不要他了?




聂行远被他金爸接走时同情的眼神成为压垮江彦小小脆弱心灵的最后一根稻草。蓝老师看着小团子孤苦伶仃哭的撕心裂肺,赶紧给江澄打了个电话。




于是一门心思挑结婚纪念日礼物的魏无羡就被江澄在电话里狠狠吼了一顿,一拍脑门才想起来自家儿子幼儿园放学还等着他去接。



魏无羡:“澄澄我错了,我是真的忘了,我现在就去接咱儿子,立刻,马上!”




江澄:“我还能指望你记得什么?我对你太失望了。”



魏无羡:“师妹你别生气……”



小团子默默缩在车后座上,魏无羡没给他抹眼泪,他便自己胡乱抹了几把。



他魏爸一边开车一边打着电话。江彦吸了吸鼻子,只听见他一会儿叫澄澄,一会儿叫师妹,一会儿又叫老婆,重来倒去都是一句“我错了”。




等魏无羡终于放下手机,江彦才小声叫了一句:“爸爸……”



魏无羡没回头,声音却很温柔:“什么事?”



江彦小心翼翼道:“我是不是你和江爸爸亲生的?”




魏无羡愣怔着没说话,半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TBC.

评论(55)

热度(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