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快板的鸣筝

挚爱江晚吟。
习惯性欢脱,间歇性正经。

【羡澄】两个奶爸(三)

现代paro。

两个奶爸的带娃日常。

欢脱向慎入,cp已标明,介意请慎入,谢绝ky。
前篇链接:(一)(二)

(其实跟前篇关联也不大)






这天晚上江澄好不容易把沉迷画画的江彦带到浴室洗澡,衣服刚脱了一半就听见魏无羡有如催命的敲门声。

大江小江面面相觑,小江一脸平静表示见怪不怪,大江眉心狂跳几下,停了手中动作过去给姓魏的开门。

 

姓魏的大大咧咧地进来环顾一周,脸上不太好看:“洗个澡锁什么门,你俩跟我还要避嫌吗?”

 

江澄嗯了一声:“视察完了就打哪来滚回哪去。”

 

魏无羡不急着滚,瞅瞅一旁早已自力更生脱完衣服进水的粉团子江彦,又瞅瞅面前急等着他滚的江澄,一脸纯良道:“您老人家到客厅歇着去,这种苦累活还是我来做比较好。”

 

江澄:“哟,良心发现了?这么多年头一次听你这样说。”

 

他说完灵活一躲,还顺便贴心地帮扑了个空的魏无羡带上了门。

 

 

 

江澄难得有闲暇,此时偌大的客厅里就他一个人,姿势也随意了些。

 

他窝在沙发上看了会儿广告,正觉得无聊,一双手突然从后面伸过来捂上了他的眼。

 

江澄动也没动,懒懒道:“拿开。”

 

魏无羡松了手,从沙发后头一个翻身,正正巧巧坐在江澄旁边。

 

这人上辈子莫不是猴子转世的。

 

江澄没理他,两眼盯着电视屏幕。

 

他真是错怪广告了。如今有个更无聊的坐在旁边对比,好像广告也没那么无聊。

 

魏无羡果然闲不住,凑过来搂他道:“你怎么一点情趣也没有。”

 

江澄面不改色,身子往沙发边上挪了挪:“你现在三十不到,再去找个有情趣的还来得及。”

 

魏无羡一搂又搂了个空,只好伸手到茶几上抓了把瓜子,一边剥一边讪讪道:“我也没情趣,守着你就行。”

 

江澄忍了半天,被他剥瓜子的声音聒噪得头疼,推了他一把道:“大晚上的别吃这个……睡觉去。”

 

魏无羡打小起就惊才绝艳,现在连剥瓜子都比旁人快些,不多时手心就聚了小小一捧,转身递到江澄嘴边:“澄澄。”

 

江澄讶异道:“这是突然转性了?”

魏无羡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怎么说?”

 

他手心的葵花籽饱满白润,江澄脸朝后仰了仰,不咸不淡道:“干吗突然对我这么好。”

 

魏无羡颓道:“咱得说说这个理,我啥时候对你不好了。”

 

好像也是。除了这回的花样有点翻新。

 

江澄沉默片刻,低头从魏无羡手心吃净了瓜子。

 

香气盈齿,他的舌尖无意触到魏无羡手心,一直静静看着他的那人眼神陡然一暗,就势把他死死按在沙发上。

 

魏无羡吻得既凶且狠,江澄被他亲的浑身发软,迷迷糊糊间有些明白他今晚为何勤快得这样不同寻常了。

 

老祖宗说的不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江澄觉得头疼。

 

等魏无羡啃够了趴在他颈边喘气,江澄方才凉凉道:“我不过吃了你一把瓜子。”

 

你就亲了我十多分钟。

 

 

魏无羡占据有利地势,自然不想来等价交换那一套,只笑眯眯道:“吃完陪睡,公平公正,童叟无欺。”

 

我可去你妈的童叟无欺。

 

江澄觉得情势不对盘。魏无羡那东西在他腿间张扬着尺寸,让他脸色禁不住一阵发白。

 

“你适可而止成不成?”他试探道,“我明天还得上班。”

 

魏无羡不置可否,手中动作麻利地剥着他的衣服:“那我过会儿轻一点,你说不要我就一定停。”

 

江澄感动道:“我信了你的邪。”

 

魏无羡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以前还不是因为你不听话,你叫声羡哥哥,我心一软,你肯定能少受不少苦。”

 

身下人默了默,忽然开口道:“魏无羡。”

 

他微弯着眼,声音很小很轻。若能排除说话时面部肌肉的隐隐抽搐,这个笑容还算得上勾人。

 

眼看着魏无羡两片薄唇又要压下来,他抽出一只手撑在魏无羡胸前道:“这沙发太硬了。”

 

猎物已到嘴边,魏无羡并不着恼,体贴道:“我把你抱到床上去做也可以。”

 

江澄:“……”

 

江澄:“就在这里做,你去抱床毯子过来。”

 

 

等魏无羡奉命抱了毯子回来,沙发上的人却没影了。

 

他正看着沙发上零零散落的衣物一脸懵逼,手机恰到好处地震动一下,江澄发来一条消息:“我跟阿彦先睡了。”

 

魏无羡觉得自己被坑了。

 

他一字一字回的咬牙切齿:“你给我小心着,赶明儿一定让你三天下不来床。”

 

那边却很淡定:“自己消完火早睡,明天还得上班。”

魏无羡:“......”

 

 

魏无羡抱着毯子路过江彦的小卧室,见那房门紧锁如同防贼,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抬脚就想踹门抢人。

 

可惜踹了一半中道变怂,改成趴在门上听墙角了。

 

门里一大一小果然还没睡着。魏无羡听见江澄颇为头疼地解释道:“我跟你魏爸真的没吵架……”

 

又听江彦小心翼翼问道:“那爸爸为什么突然不跟魏爸一起睡了?”

 

江澄:“……”

 

江澄:“不为什么。”

 

魏无羡幸灾乐祸间差点笑出声来,怕被门里那俩宝发觉,自己心情很好地去冲冷水澡了。

 





TBC.

评论(53)

热度(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