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快板的鸣筝

枪鸣剑起



挚爱江晚吟。
习惯性欢脱,间歇性正经。

【曦澄】撩师弟的一百种套路

架空仙侠背景。

是来搞笑的)




天上的鸟儿比翼飞,桥上的人影成双对,昆仑山一百六十八代弟子江晚吟感觉自己很郁闷。

 

他独坐在活泉口默默擦拭着佩剑三毒,恰逢他师兄蓝曦臣下山历练功成归来,看见自家小师弟这副消沉模样,忙关切询问个中缘由。

 

小师弟犹豫了几番终是不肯说,善解人意的泽芜君便也没再勉强,默然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来。

 

江澄却又像是狠下决心一般猛然抬起脸来,一双清澈杏眼认真望着他道:“师兄,其实我最近看着一个仙子很好,可我素来不懂如何讨女孩子欢心,不知能否请师兄教我?”

 

蓝曦臣拿着纸包的手微不可察地一僵,脸上的笑容春风化雨:“当然可以。”

 

说完便把手中纸包往江澄眼前一递:“这是我此次下山买回来的点心,我记得你说过喜欢这家的冰糖桂花,只是不清楚是不是当年的风味。”

 

江澄有些懵,他从蓝曦臣手里接过那包点心,触手温热,可见蓝曦臣是在怀里小心揣了一路带回昆仑的。

 

他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谢谢师兄,我……”

 

蓝曦臣微笑道:“这就是第一招。”

 

江澄讶异道:“何解?”

 

蓝曦臣耐心解释道:“攻人先攻心,攻心先攻胃。如果你喜欢他,不妨先留意一下他爱吃什么,若是样稀罕东西,你却能替他寻来,体贴送到他手中,他自然会心中欢喜。”

 

江澄点头道:“师兄说的很是。”

 

他从纸包里掏出两块雪片糕来,一块微踮了脚塞到蓝曦臣嘴里,另一块自己含了,拍拍手上残存的糕末,含含糊糊道:“那师弟在此先谢过蓝师兄了,待事成之后一定另作谢礼。”

 

蓝曦臣闻言眸色陡然一深,温和道:“那这两天可要麻烦师弟了。”

 

江澄疑惑道:“怎么说?”

 

蓝曦臣道:“这第二招便是单刀直入,速战速决。”

 

江澄很好学:“怎么个速战速决法?”

 

蓝曦臣笑道:“在三天之内接近他身边,之后的事才能慢慢细水长流。”

 

江澄站起身来,赞许道:“师兄说的是。那这两天我就暂且跟在师兄左右,还望师兄别嫌我叨扰。”

 

 

 


一众弟子吃饭时,蓝曦臣趁着旁边人不注意,夹了块白藕伸到江澄嘴边。

 

这种姿势实在太过暧昧。江澄不疑有他,张嘴吃了蓝曦臣箸间藕,只觉得心中怪异,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

 

蓝曦臣见他神色不豫,淡淡道:“这是第三招。”

 

江澄自己又夹了一片藕,咔嚓咔嚓嚼着:“这难道与爹娘给小儿喂饭有什么不同?”

 

蓝曦臣笑眼道:“这副筷子我用过。”

 

江澄:“……”

 

江澄:“师兄不嫌弃我?”

 

他师兄宽厚大方的很:“不嫌弃。”

 

 

 

江澄在校场上练剑,蓝曦臣上前与他比试,轻松几招便逼他入怀,把人搂紧了在他耳边轻声道:“这是第四招。不管是时机还是姿势都要拿捏得当,不能太过刻意。”

 

江澄默默回想他方才漂亮的身手,不觉间微红了耳根。

 

   


江澄在昆仑中心那方水塘边垂钓,坐了半个时辰便开始打瞌睡。等他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像个鹌鹑一般蜷在蓝曦臣怀里。抱着他的人垂睫凝视着他,一双如水墨眸中温柔满盛。

 

江澄被他一身清冷松香扑了满脸,手中鱼竿差点一头栽到塘里去。

 

蓝曦臣笑的人畜无害:“这是第五招。”

 

说完伸手包紧了江澄握着鱼竿的那只手,另一条手臂环过他小腹,温柔搂在腰侧。

 

 

 

如此反复经过两日后,江澄亲身实地领教了林林总总将近一百个招数,心中似有所悟。再去想想之前念念不忘的那位貌美仙子,却发现自己好像还是一窍不通。

 

 

但他本能地感到再不出师可能会发生某种他所无法控制的危险后果,万般犹豫之下还是决定冒险一试。

 

 

他这次实践挑在了一个花好月圆之夜。繁花缀满枝头,香气馥郁。佳人如约而至,轻袖罗衫,姿态翩然。

 

江澄觉得自己有些紧张。更确切的说,是很紧张,紧张得像是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一样。

 

那位仙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身姿亭亭立在那里。他上前一步,刚待开口,他的好师兄蓝曦臣教他的那些招数却突然一招不剩全都忘了个干净。

 

他脑中一片空白,连自己什么时候双脚离了地,被人挟在怀里于密匝匝花枝间穿行都不知道。等到那人终于将他放到地面,他才终于恍惚想起自己好像还没表白。

 

计划了许久的约会就这样被人破坏,他看着那张生来便写满了温良恭俭让的俊雅面孔,心里却似乎没有怒气,口中百转千回,却愣是连一个不满的字都说不出来。

 

蓝师兄人很好。即使这种搅黄他人好事的行为再叫人摸不着头脑,也肯定不会是出于坏心的。

 

江澄觉得自己很信任蓝师兄。他努力压下心中不悦情绪,平心静气问道:“蓝师兄有何急事?”

 

蓝曦臣两眼紧盯着他,温和道:“没有急事。”

 

 

江澄松了口气:你看我就知道……

 

 

啥?没急事?

 

那你想干啥?

 

 

蓝曦臣平静道:“我不想让你跟那位仙子表白。”

 

 

啊,江澄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算是彻底玩完了。

 

 

蓝曦臣也没给他表达愤怒的机会,直接低头堵住了他的嘴。

 

嘴唇分开的时候,江澄低而急促地喘息了一声。他垂着眼不去看蓝曦臣,两片薄唇上湿漉漉一片晶亮,睫毛微微发颤,不知是气的还是气的。

 

蓝曦臣体贴地替他擦了擦唇上余留的水痕,轻声道:“这就是第一百招。若是前九十九招无一奏效,你就需得用这一招让他开窍。”

 

他的小师弟颤着手捂上被辗转厮磨过的唇,也不知道是开窍还是没开窍,总之迅速跑的没影了。

 

 

蓝师兄很淡定。他关系网遍布整个昆仑,用不几时便把人抓回来了。

 

 

 

 

 

于是几天后教射箭的二师兄魏无羡惊讶地发现他家小师弟不见了。

 

一旁的弟子甲正忙着把拿反了的弓倒过来,看着二师兄东张西望便也跟着找起来:“小师弟平常都是勤勤恳恳风雨无阻,怎的今个儿偷起懒来了?”

 

弟子乙道:“你还不知道咱小师弟在谁那里吗,大师兄得手后把昆仑上上下下全秀了个遍,就差昭告天下让诸位无辜百姓瞎眼了。”

 

弟子甲:“……看不出来,大师兄用心着实险恶啊。”

 

 

 

魏无羡闻言也不教射箭了,蹬蹬蹬跑去看热闹。

 

蓝曦臣不在自己房里。他小师弟果然在床上趴着,姿势还很怪异。

 

魏无羡背着手在床边上转了一圈,犹豫了半天才小心翼翼道:“蓝曦臣呢?”

 

江澄哼了一声,声音有点哑:“买菜去了。”

 

魏无羡:“噗。”

 

他皱眉看着江澄,笑容渐渐垮了下来:“……蓝曦臣不会还教了你怎么上床吧?”

 

江澄闻言往枕头底下缩了缩,腰一动没敢动,更没搭理魏无羡。

 

魏无羡:“……”

 

魏无羡:“师弟啊,你就自求多福吧。”

 

 

 

 


FIN.

评论(89)

热度(2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