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快板的鸣筝

挚爱江晚吟。
习惯性欢脱,间歇性正经。

【双杰】我想跟你谈场跨校区的恋爱

cp已标明,介意请慎入。





江澄今天有些睡过头了。和他同寝的蓝徵正蔫头耷脑给窗台上的几盆绿植浇水,听见他从床上下来,眼也没抬,仍懒懒散散看着窗外道:“澄哥,你那个北校区的小男朋友又来咱寝室楼底下找你了。”

 

江澄听见这句,有条不紊的穿戴动作微微一停。

 

蓝徵又道:“他一早就等这儿了,眼巴巴一直等到现在,外头也冷,看的我都有些于心不忍。”

 

江澄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皱眉道:“不是让你叫我起来吗?”

 

蓝徵手一抖浇多了水,幽幽道:“我也想啊,但是澄哥你的起床气忒可怕了,我没胆。”

 

 

 

魏无羡显然已于楼下等候多时。天上细细絮絮飘着碎雪,他则因为在雪里站的久,头上肩上都积了不少,眉毛上似乎也沾了一些,愈发看起来像个雪人。

 


江澄原本急促的步伐顿时放缓下来,戴着围巾不紧不慢地朝他走过去。

 

他的体质其实有些畏寒,是以裹得很厚。魏无羡一张俊脸冻得微微发红,带着明亮笑意把裹得像个球的他搂进怀里,轻声问他道:“想我了没?”

 

江澄没搭理他。他的脸在魏无羡蕴着体温的围巾里越埋越深,整个身体则放任一般陷没在魏无羡的怀里。

 

魏无羡没收到想要的回答,却也习以为常似的不再多作纠缠,只报复性地把他搂的更紧,满不在乎道:“得,你不说,我知道你肯定是想我了,不然怎么这么舍得乖乖给我抱?”

 

说完他便眼疾手快地按住江澄,好声好气道:“看在我等了你这么久的份上,让我好好抱一会儿。”

 

江澄一挣没挣动,反倒使得魏无羡肩头的雪落了些许在他鼻尖上。他想起这人方才受的冷,眼眶发涩,凉凉道:“你就不能给我发个消息吗?”

 


魏无羡比他略高一些,此时正低头抱着他,散着冷意的黑发在他脸侧蹭了蹭,亲热道:“发消息会显得我在催你呀。”

 


他放开江澄,又脱了自己的手套给江澄整理围巾。

 

他十指苍白瘦长,动作间不经意碰到江澄的脸,直冷的后者缩了缩脖子。魏无羡察言观色,面上陡然浮起一抹奸笑来,冻得冰凉的手转而捂上江澄双颊,捧着他的脸道:“我家宝还真怕冷。”

 

江澄眯眼看着他,脸一动不动,也没拍掉魏无羡的爪子,面无表情道:“魏无羡。”

 

魏无羡学着他,也面无表情道:“嗯。”

 

江澄淡定道:“你想死。”

 

“我不想死,”魏无羡没破功,继续一本正经道,“要死也得先睡了你再死。”

 

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兜里略一摸索便掏出一只被捂得很好的红薯。刚烤好的红薯有些烫热,他一直搁口袋里捂到现在,等人一出来却把这茬忘得影都不剩了。

 

江澄因为怕冷,刚到初冬就戴上了口罩,此时也不愿意在一片寒气里头摘下,不冷不热道:“我不吃。”

 

魏无羡没理他,专心致志下手对付那只丑兮兮的红薯:“我辛辛苦苦排队买回来的,你不吃也得吃。”

 

江澄在口罩的掩护下微扬起嘴角,一双杏眼仍暗沉沉看不出情绪:“哟,今天这是被冻傻了,开始威胁起我来了?”

 


魏无羡终于剥好了一头,小心递到江澄嘴边:“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他的手凑的近,脸凑的也近。被殷勤侍奉的人没往金灿灿薯肉上瞥一眼,只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魏无羡一向自认脸皮厚度世界第一,此时被他这样瞧着,竟生生被瞧出几分羞涩来。

 


他不像江澄,大冬天的从来不戴口罩一类的劳什子护体,原本白皙俊俏的脸被寒风吹得微微泛红,一开口就呼出一大片白茫茫的水汽。

 

待那片水汽消散在两人之间时,江澄突然伸过头来,柔软的嘴唇隔着口罩轻轻贴上魏无羡的鼻尖,又缓慢滑到他的唇上。

 


魏无羡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弄的懵了。江澄从来没主动吻过他,被他亲吻的时候也甚少积极应和。此时他的双唇柔柔触着江澄的,虽然中间隔了一层不薄不厚的布料,那人姣好的唇形依然可以被他描摹得清清楚楚。

 

他望着江澄,眸色深沉,直压迫得那人闭上眼睛。江澄的睫毛很长,既细且密,睁着眼时睫尾总会微微垂出一个美好的弧度,阖着眼时便全都扑在眼睑上,看起来很是乖巧。

 


他最终没能将这个柏拉图式的亲吻进行到底。他一把扯了江澄的口罩,连带着那只已经被他捏的微微变形的红薯一同攥在手里。没了口罩的阻碍,他顺利将那人的上下嘴唇吸进口中,把人抵在墙上交换了一个十几分钟的湿吻。

 


事后江澄重新用口罩把脸捂得严严实实。魏无羡亲完还没回过味来,一只手仍不知死活地揽在他腰上。

 

江澄乜斜他一眼,冷冷道:“下嘴没个轻重,你让我今天下午怎么去上课?”

 

魏无羡认真想了想,安慰他道:“其实也不是很肿。”

 

看着江澄神色不豫,他讨好一般道:“我给你暖暖手。”

 


魏无羡的体温总比江澄高那么几度,似乎生来就是要给他暖手的。

 


江澄的手顺从地被他包在手心里。他低眼看着,齿间似乎还留存着不少江澄唇舌的甜味。

 


他轻轻捏了捏江澄的手,悄声道:“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





FIN.

评论(67)

热度(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