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快板的鸣筝

挚爱江晚吟。
习惯性欢脱,间歇性正经。

【曦澄】再晨(二十)

前篇链接

(一)(二)(三)(四)(五)

(六)(七)(八)(九)(十)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十五)(十六)(十七)(十八)

(十九)




那鬼面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招,猝不及防被紫鞭抽了个正着,立时显了身形。

 

果然是个男子,身长约莫七尺,穿着一袭黑衣,看起来枯槁瘦削。被紫电抽过的部分留着一道焦糊鞭痕,还在兀自嗞嗞作响。他像是痛苦至极,整只鬼悬在半空抽搐了几下,仿佛当下就要消散而去。

 

蓝晏全然不知紫电对阴鬼有着这般威力,正想着再给他补上一鞭,却见那鬼身形一晃,竟是要逃了。

 

蓝晏一手提鞭,另一手使了使劲把金琦拉上来,关切道:“你没事吧?”

 

金琦被拉上来还有些恍惚,摇头道:“没事,他大概就是想掳我走,咱们先追。”

 

 

 

那鬼逃得极快。两人紧追慢赶,两边的景色逐渐陌生起来。蓝晏道:“你是兰陵当地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金琦道:“没来过。”

 

他们说话间,已经来到一片沙岸上。这处地势崎岖,中心凹陷,周边高突。洼地聚水,一个岛屿巍立正中,形貌若船,四面环河。大概是因为在夜里的缘故,这些河流无一不黑黢黢的,整副画面看起来就有些诡异。

 

而他们一直追着的那只鬼影便是在这里猛然一晃,轻飘飘坠进水里去了。

 

 

蓝晏看着那水,对金琦道:“你会不会水?”

 

金琦苦恼道:“我倒是会水,只是这水里不知有什么古怪东西,还是小心为上。早知道就让宗主跟我们一起来看看,他老人家除过的邪祟多,经验丰富的很,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能想出最合适的路子来的。”

 


“现在他不是没在这里吗?”蓝晏道,“你只能靠自己。”

 


金琦道:“原本听那位老人家描述之间,顶多也就是个恶。可此地鬼气这样浓重,绝对不可能是恶,至少是个厉。”

 

蓝晏低头看了一眼紫电,慢慢将它重新收拢成指环,口中道:“纵是厉又如何,既然追到这里来了,总得试他一试。”

 

说完这句,他竟是毫不犹豫直接跳进了水里,须臾便无影无踪了。

 

金琦一愣,也顾不得再踌躇,迅速跟着跳进水里,甫一下水便被冻得打了个哆嗦,叫道:“喂,你别游得这么快!”

 

 

蓝晏在前边远远应了一声。虽然应的模糊,但总归是没出事,金琦刚放下心来,却听见蓝晏惊叫了一声,一颗心又猛地提了起来,怒道:“都说了让你别游得那么快!”

 

他加紧往前边游去,正看见蓝晏停在那里,回头望见他来,一张口便吐出一串泡泡:“你看,头发。”

 

河水冰凉寒冷。金琦听得不甚清楚,但能凭口型基本判定他在说些什么。

 

他努力克服阻力,向下划了两把,惊觉自己腿上似乎缠了什么东西,再仔细看时,不禁吓了一跳。

 

只见从腿弯一直到脚踝处已于不知何时缠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发,黑鸦鸦一片很是瘆人。

 

蓝晏道:“缠上了?不是让你小心点吗?”

 

金琦怒道:“我要不是担心你还能被这种幺蛾子缠上吗?真是的,我还从未见过哪个蓝家人在水里游得跟你似的,你怕不是个假的蓝家人吧?”

 

 

蓝晏见他气的难受,一双杏眼眨了眨,也游了下来,伸手就帮他解那头发。

 

金琦刚想说那头发太脏,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气消了大半,以口型道:“鬼怨缠?”

 

 

蓝晏也以口型道:“恐怕是。不过你不要担心,在水里解结好解。”

 

 

此言一出口,他自己先是一愣,心道这是哪里的道理,自己怎么从没听说过。

 

他蹙了蹙眉,突然想起之前某个缥缈模糊的梦境里,似乎确实是有一个人拿着个纸鸢模样的东西对他这样说过。

 

师弟,绳子打了结不要紧,你把它浸在水里就好解了。

 

 

每逢梦醒,梦里的内容总能忘掉大半,只有几个零星片段尚在脑内留存。梦里那人叫他师弟,语气亲热得像是真兄弟。他倚在床柱上左思右想,将自家的思追师兄景仪师兄都一一过了一遍,却没一个与那梦中人相合的。

 

 

他解开那鬼怨缠,指尖捻起一团灵焰来,本意是为了驱驱鬼气,没想到火光一燃,将水底映的透亮,竟照出了许多隐藏在黑暗里的恐怖事物。

 

 

初时影影绰绰视线不明,如今有了光亮方才发现,在他们周围居然沉浮着无数披头散发的男尸。

 

 

这些男尸有高有低,衣衫破烂不堪,脸也被水泡的发白发胀,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

 

蓝晏与金琦对视一眼,一时皆确定下来。这些尸体,恐怕就是那些莫名失踪的兰陵少年了。

 

 

他俩一个自小在蓝家受诗书礼乐熏陶,一个生来便在金星雪浪田里侍花弄草,这种富有冲击力的画面可以说是从未见过。可是接下来,更富有冲击力的画面就出现了。

 

那些尸体居然活动了起来,一个个抬起了头,死鱼一般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们二人。因为在水里泡的时间过久,脖颈连接处已经僵硬老化,随着扭动发出咔咔的声响,在一片黑暗水域中颇为可怖。

 

 

 

蓝晏大惊失色道:“这都是什么鬼玩意?”

 

金琦相形之下要淡定一些,惨白着脸道:“这怕是典籍上所记载的那种……夷陵老祖所创的凶尸?”

 

蓝晏诧异道:“那是什么东西?”

 

金琦道:“以尸为媒,吹笛可御。这些尸体没有痛感,不受伤害,而且战斗力奇强。操纵尸体为自己所用,可抵百万之军。”

 


蓝晏终于听懂了,当即呸了一声,怒道:“怎么会有这样丧尽天良的做法!这些尸体生前都是无辜的平民百姓,死了以后却还不得安息,要被强行操纵为杀人的工具吗?!”

 


他不知道那位夷陵老祖是何方神圣,只觉得这种做法委实不可理喻,毒辣至极。眼看着那片水尸齐刷刷朝向他们二人,他也顾不得再骂,闭息屏气,指间银环再度幻化成鞭形,在水中荡漾开一段波纹。

 

 

方才他们一直追着的那个鬼影此时终于现出身来,悠然飘在那群水尸上方,居高临下看着二人道:“两位小郎君长的真是俊俏,我可舍不得这些水尸把你们两个就地撕碎,还是收了鞭子,乖乖到我这里来吧。”

 

“尤其是你,”他看着蓝晏,微笑道,“你方才那一鞭子抽的还真狠,不过看在你长的这么好看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若是你现在顺顺当当过来,我还是会让你很舒服的哦。”




TBC.

评论(57)

热度(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