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快板的鸣筝

挚爱江晚吟。
习惯性欢脱,间歇性正经。

【曦澄】再晨(二十二)

前篇链接

(一)(二)(三)(四)(五)

(六)(七)(八)(九)(十)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十五)(十六)(十七)(十八)

(十九)(二十)(二十一)




金琦见他这样说,回身继续专心挖起坑来。他一边挖坑,一边听见蓝晏在他身后走来走去,踱了约莫半刻光景,又凑到他身后道:“金琦。”

 

金琦被他聒噪得实在是头大无比,崩溃道:“那什么,你要真有什么事就说,别憋在心里弄得一脸纠结成吗?你自己不难受我看着还觉得难受呢。咱们这回也算是共过生死,你要是把我当兄弟,有什么话便尽管说,我定当全力以赴助你解决。”

 

 

蓝晏脸色复杂,盯着他道:“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有事?”

 

 

金琦更加崩溃:“拜托,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你有心事好吗?你的纠结早就写脸上了,这会儿简直快要写满一脸了。怎么会有你这种喜欢憋着话什么都不说的人,难不成是想急死旁人吗?”

 

 

蓝晏深吸了一口气,认真道:“那好,我相信你,当你是兄弟。但你要答应我,今天我对你说的这些一定不与第二个人说。”

 

 

他背朝水岸立着,身上白衣翩然,脸上神情严肃,看起来仿佛要去普世济生。金琦心道你个成天仁义礼智信的蓝家少年还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遂答应道:“我发誓。”

 

 

蓝晏瞥了他一眼,道:“发誓能作数?”

 

 

金琦简直要给他跪了:“那要怎么才能作数?”

 

 

蓝晏轻轻咳了一声,郑重道:“我好像喜欢曦臣哥哥。”

 

 

金琦:“……哦,我还当是什么,就是这么个事啊。”

 

金琦:“???!!!”

 

金琦:“你等等,你说的喜欢是哪个喜欢?”

 

蓝晏:“就是你想的那个喜欢啊。”

 

金琦:“你停,我想的那个是哪个喜欢?……那什么,泽芜君清煦温雅,品貌俱佳,大家都喜欢他,我也喜欢他啊哈哈哈哈,所以你喜欢他很正常。”

 

蓝晏道:“不一样的。我喜欢他,是你与潘六在水底对峙时说的那种喜欢。”

 

 

他说完这句,顿时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常年压在心口的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阴翳突然散开,低头却见金琦整个人呈瞠目结舌之状,仰着脸愣怔怔看着他,像是刚刚蒙受了什么重大打击。

 

 

蓝晏道:“兄弟间理应赤忱相待,我既当你是兄弟,便对你坦诚这些,你要是接受不了也不打紧。毕竟……我自己也有些接受不了。”

 

金琦:“……”

 

 

突然有个清亮声音在他们身后阴恻恻道:“什么接受不了?”

 

他出现得神不知鬼不觉,看着两个少年被吓呆的模样哈哈大笑道:“不是吧,连厉都敢捉,胆子还这么小?”

 

蓝晏见是蓝景仪,神色当即松懈下来,道:“景仪师兄。”

 

蓝景仪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大坑,不禁啧了一声:“这里大概就是船头岛,我少时在书上看到过,因为形状太过诡异,记得很是清楚。只是听说后来沉没了,也没人再来问津,由此成了一片荒芜废泽。今天亲眼一看,这不还是好好的,书上果然说错了嘛。”

 


他广袖一挥,将那些大坑与坑里水尸尽数埋了,双手合十道:“罪过罪过,这个厉年纪轻轻能力不强,手段倒是阴毒的很,硬要这么多无辜少年为其陪葬。话说回来,你们抓住他了吗?”

 

 

两个少年一同沉默。蓝晏道:“电没了。”

 

蓝景仪:“……”

 

 

蓝景仪:“嗯,虽然没能活捉,但也是除了一害。不过你们还真是精力充沛,竟然追着这只长腿鬼一路跑到这里来,都快要出了兰陵边界了,用寻常人的脑子根本找不到你们。泽芜君和大小姐本来在你们身后不远处潜伏护卫着,只不过临时争执了几句,稍微分了点神去,谁知一会儿没盯住人就已经嗖的跑没影了。如今已经寻了你俩整整一夜了,赶紧回去吧。”

 

 

蓝晏与金琦对视一眼,又一起转过头来看着蓝景仪。

 

蓝景仪:“喂,你俩看我做什么,难不成是要我带路?”

 

蓝晏诚恳道:“没错,我们过来的时候只顾着追那只厉,没怎么看路,还得劳烦师兄带我们回去。”

 

蓝景仪无奈道:“我的小祖宗,你是不是也被电傻了,忘了你景仪师兄是个路痴?我就是因为不知道路,四处乱走,才误打误撞摸到这个地方的。”

 


他乜一眼金琦,“呵”了一声道:“这位小道友,我说你好歹也是兰陵本地人,怎么连个路都不认识,要是我没找到这里来,你们俩难道就打算一辈子老死在这了?”

 


金琦也“呵”了一声,抱臂道:“你找到这里来又如何,还不是一样不认得路?”

 


蓝景仪撸袖子道:“嘿,都说长辈不得跟晚辈计较,我可不管这一套,你现在处处与我唱对台戏,难不成是看着你家宗主被我说的颜面无存,才因此怀恨在心?”

 

金琦道:“……你的想法,相当独特。只是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摸一摸身上,看看有没有一个叫做信号烟花的东西,好联系你家宗主来救我们离开此地?”

 


蓝景仪被他这一提醒方才想起来,嘴上不肯失了气势,一边翻找信号烟花一边气哼哼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蓝家的信号烟花?”

 

金琦道:“你们蓝家的信号烟花还是个秘密不成?宗主一次夜猎时跟我们提过一句,说是你们家蓝思追出门从来不记得带信号烟花,难道你也忘带了?”

 

蓝景仪:“……”

 

 

 

信号烟花升空。不过须臾,两位宗主便匆匆赶至,落地的第一件事就是揪着蓝晏二人左看右看,仔细确认并没有缺胳膊少腿。

 

金琦恍恍惚惚,蓝晏心里有鬼,被他们这种察验探究的目光盯得简直如芒在背。

 

蓝曦臣见蓝晏没事,便将他拉进怀里,一手拔了刚入鞘不久的朔月,竟是要立即御剑飞走。

 

金凌看他这副架势,冷声道:“泽芜君这是要到哪里去?”

 

蓝曦臣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道:“阿晏太累了,我先带他回云深不知处,改日再来看望金宗主。”

 

金凌冷笑道:“你凭什么?你连他的意见都不问一句,自己想带走就带走?你且看看自己现在身处何地,我才是这里的主人,我同意了吗?”

 

 

蓝曦臣脸色微变。他低下眼来,沉默片刻,竟对金凌深深一揖道:“请恕蓝某无礼。”

 

 

金凌全然没想到他会这样说,面色登时变得铁青,咬牙道:“你搞清楚些,我不是没有能力护他周全,也不想眼睁睁看着他涉险。若不是昨夜潜伏时你就屡次对我提那些带他走的话,我才懒得与你动手!”

 

 

蓝曦臣仍垂着眼,等金凌说完才低声道:“我知道。”

 

他道:“只是蓝某久未见阿晏涉此大险,心中后怕得厉害。”

 

 

他说完这句,向后退了一步。金凌没说话,也没再动作,只冷眼看着他。

 

蓝曦臣又退了一步,随即挟人破空而去。身后蓝景仪大叫一声“怎么又把我给忘了”,瞬间也没了人影。

 

 

船头岛上方才还站了五人,如今只余金家二人,更显空寂寥落。金琦见自家宗主沉默不语,偷眼一望,不禁惊道:“宗主?”

 

金凌不防他突然转到自己跟前来看,立刻用手捂了面,狠声道:“没事瞎嚷嚷什么。”

 

“不是……”金琦担忧道,“您眼睛怎么了?”

 

 

金凌仍以手捂面,过了一会儿,突然噗的笑出声来。有几滴眼泪从他指缝里漏出来,打在脚下的沙地里,顷刻便看不出痕迹了。




TBC.

评论(86)

热度(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