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快板的鸣筝

挚爱江晚吟。
习惯性欢脱,间歇性正经。

【羡澄】两只团子(上)

现代paro。
cp已标明,介意请慎入。





  团子羡和团子澄的初见并不美好。

  两家住在一个小区里,原本也是不认识的。江厌离有天带着团子澄出来透气,正巧遇到团子羡站在树底下剥一只橘子。

  好不容易看见一个跟团子澄年纪相近的孩子,江厌离大喜过望,轻轻推了推团子澄,让他勇敢踏出第一步去认识小伙伴。

  团子羡的妈就站在他旁边,笑眼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娃娃在犹豫了一分钟后晃晃悠悠地向她儿子这边走过来。


  团子羡剥好了那只橘子,拿在手里,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团子澄:“我叫魏无羡,你叫什么名字?”


  团子澄看了他一眼就垂下目光,小声道:“江澄。”

  团子羡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你想吃橘子?”

  藏色催促她儿子道:“魏无羡,把橘子掰一半给人家。”

  团子羡听了,却没按照他说的做,只是默默地吃起了橘子,一双眼睛还是亮晶晶地看着团子澄。


  团子澄被他看得脸都红了,转身把头埋进江厌离怀里。

  团子羡把整个橘子塞进嘴里后就挨了他妈妈的怒斥:“魏无羡!我怎么教的你,要学会分享,不是让你把橘子分给阿澄吗?”

  团子羡摊开手,一张小脸上表情无辜至极:“我没橘子了呀。”

  藏色还想教训他几句,就看到她儿子飞快地跑过去把江澄从他阿姐怀里拉了出来,嘴里还道:“江澄,橘子没啦!快看我!”

  团子澄被他拉的踉跄,小脸气的通红,一双又圆又大的杏眼水汪汪的,狠狠甩开他的手就往自己家的方向跑。

  看着自己的儿子站在那里怅然若失的样子,藏色嘴角一抽,开始默默反省魏无羡这么欠揍的德性到底是遗传了谁。






  魏无羡自此就多了一项爱好,那就是欺负江澄。


  江澄从初见以后就想离魏无羡越远越好,魏无羡却偏不让他如意,总是一见面就死死黏上去,东一个“澄澄”西一个“澄澄”的叫着,似乎是个天生的自来熟。

  江澄虽然嫌弃他嫌弃的要命,但整个小区就这么一个同龄人,魏无羡又一副笑相地天天缠着他要跟他玩,两人也就成了小伙伴。

  一起玩的时候魏无羡仍是死性不改作恶多端。过不多时俩熊孩子就要吵起来或者是打一架,然后江澄泪眼汪汪地回家找她阿姐抱着,后面屁颠屁颠跟着一脸无辜的魏无羡。


  江澄堆个沙堡,高高兴兴堆了一半,就被魏无羡“不小心”踩坏了。江枫眠给江澄买架小飞机作生日礼物,江澄没玩一会儿就被魏无羡给摔掉了遥控器。江澄玩个玩具他要抢过来,自己也不玩,只是攥在手里,看着江澄杏眼里的眼泪越聚越多;江澄好好走在路上他要推推搡搡,直到把江澄推得摔在地上当他的人肉垫子。


  江澄小时候也是软乎乎的,长相又阴柔些,瞧起来像个小姑娘。他一哭起来,魏无羡就默默在一旁看着他哭。


  江澄哭的抽抽噎噎,恨恨地指着他:“别过来!你走开!我再也不要跟你玩了!”



  魏长泽和藏色夫妇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魏无羡该怎么欺负江澄还是怎么欺负,气的夫妇俩直叹气,心里思忖自家儿子怎么以前没那么浑。


  后来江枫眠一家搬走了。魏无羡趴在窗子上看着楼下风景。藏色看他消沉,寻思着他是没人陪他玩了闷得慌,摸摸他的头道:“想你那个小伙伴了?”

  魏无羡没说话,点点头。


  藏色揶揄道:“阿澄在这里的时候你怎么成天欺负人家,这下好,把阿澄气走了,看你跟谁玩。”

  魏无羡眼睛盯着窗外。藏色以为自家嘴皮子利落到可恨的儿子终于有了噎住的时候,没等她露出欣慰的笑容,就听到魏无羡说:“妈,你不知道,他哭起来的时候……可好看了。”




  藏色沉默片刻,狠狠在她儿子屁股上扇了一巴掌。





TBC.

评论(37)

热度(650)